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莉博客-壮志凌云商业blog

患难困苦,是磨练人格之最高学校。求人不如求己,靠人不如靠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创业成功必备的心态: 1、归零的心态。 2、学习的心态。 3、感恩的心态。 4、积极的心态。 5、付出的心态。 6、合作的心态。 7、坚持的心态。 本人的水平有限,文章有不妥之处还请高手指正,

网易考拉推荐

国内高利贷跑路事件大放送 高利贷里谁最惨  

2014-12-21 12:50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股市不景气,艺术品投资又是有钱人玩的游戏,楼市调控政策也越来越紧……在这等背景下,投资渠道紧缩,民间资金就显得特别“饥渴”。而与此同时,中小制造类企业、房地产、矿业等行业资金需求量大——一个干柴,一个烈火,不必多说,二者是一拍即合。民间借贷空间迅速扩大,通过小额贷款公司、担保公司、典当行和个人之间放贷,已经成为民间借贷的主要途径,而且月息回报高得离谱,于是,高利贷前所未有的疯狂起来。

  不过,高息民间借贷在全国蔓延的同时,“崩盘”事件频发,甚至出现了不少家破人亡的惨剧。咱们不妨暂且把这样一个个的高利贷圈子称之为“高老庄”,来看看在这“高老庄”里,谁输得最惨。

  庄主:许火从

  庄址:福建安溪

  记者解读:估计债主们瞬间石化,跑了,

  跑了……

  悲惨指数:★★★

  据中国之声《央广新闻》报道,福建省出现民间借贷“崩盘”事件,一名村主任欠债3亿元出逃。

  据安溪银行业人士称,安溪县城厢镇公德村村委会主任,姓许名火从,经营一家叫广融信的担保公司,已有10年之久,一直都以“低吸高贷”的方式赚取息差。按照部分债主的说法,此人一般以1.5分到2分的月利息揽储,再转手以月息5分或6分的高息放出去。

  根据可靠消息,目前许火从已出逃到东南亚一带。噢,应该是“目前许火从和3亿元债务已逃到东南亚一带”才对。估计债主们瞬间石化,跑了,跑了……

  庄主:金利斌

  庄址:内蒙古包头

  记者解读:这哥们,钱和命都不要了啊

  悲惨指数:★★★★★

  2011年4月13日16时27分,身家高达40亿元的包头市惠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金利斌自焚身亡。

  好好的大活人,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?原来,金利斌自焚的背后是12.37亿元的巨额民间债务,包括银行、农信社、典当行、担保公司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都被牵涉其中。

   一开始,债权人凭着对金利斌的信任,拿出大笔的资金,当然也获得了不错的利息回报:借贷10万元以下的债权人每月2分利,借贷1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每月3分利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我这个小记者,拿出借来的10万元积蓄借给金庄主,那我每个月就能得到2000元的利息;如果我的同事,另外一个老记者,拿出多年积蓄20万元借出去,那么,他每个月就能从金庄主那里收取6000元的利息,比工资还高!

  天下还有这等好事儿?消息很快传了开来,一时间,包头人的心里波涛汹涌,热情非凡,从公务员、餐馆老板、教师,再到商场小贩,向金利斌贷款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不少人用自己的房产、汽车作抵押,向银行贷款,然后再借贷给金利斌。当地更是盛传,有银行职员 借职务之便,高息吸储,再转手借贷给金利斌,只为获得那比美女还要诱人的高额利息。

  这么一来,从几万、几十万,到数百万甚至几千万、上亿元的借款者,在金利斌众多的债权人中都有。

  结果,“高老庄”里债务之墙越筑越高的金利斌,每月偿还的利息就要两亿元。“坑爹”的金利斌,因债主逼迫而骑虎难下,又无回天之力,只能以死相对,你说惨不惨呢。

  庄主:石小红

  庄址:内蒙古鄂尔多斯(8.80,-0.15,-1.68%)

  记者解读:额,借贷之城

  悲惨指数:★★★★

  2008年初,于女士忐忑不安的拿出10万元人民币,交给老同学石小红。仅仅一个月后,于女士如约拿到了3000元的利息,心想还是老同学好啊,小红这人不错!结果一高兴,就有了高投入的冲动,之后的时间里,她不断的向亲朋好友借钱,也全部拿给石小红同学。

  说到这里,该庄主出场了。

  从一名纺织女工,做到鄂尔多斯市凯信至诚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,“高老庄”庄主石小红的人生可谓是一部商业传奇。

  传奇到什么程度呢?从2006年底起的三年里,人家就以2.5%至4.5%不等的月利率,累计吸收民间资金7.4亿多元。

  可是“天妒英才”啊,石小红同学渐渐的不还利息了,于是东窗事发,能够追回的款项却只有3.41亿元。单单于女士一人,就向石小红放贷619万元。现在,于女士肠子都悔青了,她哭着对人说:“其中565万元,是我以月利率2.5%向20多位亲友、同事借的,砸锅卖铁也还不起啊!”

  在石小红突然蒸发的4亿元财富中,多数是妇女、老人“压箱底”的钱。

  更令人吃惊的是,石小红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后,仍有一些当地居民认为“她绝对能出来”,依然敢把家底掏出来。去年9月6日,有位女士瞒着丈夫,把要买房的60万元,托关系贷给石小红,而当时石小红已“进去”一个多月了。这位女士哭诉:“丈夫至今蒙在鼓里,我该怎么办啊!”

  石小红案发后,到警方报案的受骗群众已有330人,其中个人放贷额最多的为6700万元。最雷人的是,放贷者竟然还有一位拾荒老人,金额为1万元。人民银行鄂尔多斯支行的部门负责人表示,人行和统计部门曾对鄂市居民参与民间借贷情况进行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,50%以上的人参与了民间借贷。

  庄主:民企老板

  庄址:江苏

  记者解读:奇了怪了,宝马不“保人”啊

  悲惨指数:★★★★★

  话说,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,江苏人是先富裕的了。例如,在江苏有这么一个地方,叫做泗洪县石集乡,被称为“宝马乡”。

 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称呼呢?原来,这儿最不缺的就是宝马车,仅石集乡就有500辆,而整个泗洪县约为800辆。

  羡慕了吧,嫉妒了吧?

  可仅仅几个月之后,这里就再也见不到一辆宝马车的影子了。原来,开着宝马去石集乡的人,大多数是干高利贷营生的, 90%以上的石集乡村民都入了伙儿。绝对是“全民皆贷”啊。

  花无百日红。这不,好景不长,2011年6月24日,一起因讨债而引发的蓄意车祸命案传言,砸断了“全民皆贷”最脆弱的一环。到8月中旬,村民们还没反应过来,宝马们就已经集体蒸发。

  然而,这不过是泗洪县高利贷“崩盘”的一个引子罢了。泗洪县人民银行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,伴随着该县中小企业特别是地产企业的勃兴,资金需求量的激增,泗洪县亲友之间的民间借贷应运而生。此类民间融资占全县民间融资规模的85%以上,约15亿—17亿元。

  当地一位典当行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现在银行贷款难,有的企业为周转资金,接一些短期高利贷应急的情况很多。农信社和银行的人在这方面有资源优势,能中间介绍。”他同时称,农信社员工从农信社弄钱出来,自己放高利贷,或当二传手,高利贷给老板或民间借贷机构,赚个利差也很普遍。

  无独有偶,江苏启东,也陷入了高利贷资金链断裂后的困局之中。

  先是启东信用联社海复分社员工朱某,给高利贷做担保,并且自己放贷给当地一位做服装生意的老板陆某。后来,借高利贷的服装老板逃掉了,放贷者将朱非法拘禁,信用社将其开除。2011年6月21日,朱某从启东维多利亚大酒店跳楼自杀。

  接着,启东农行城南分理处一名停职留薪张姓员工,以做工程为由,共借高利贷和贷款3000多万元,因为款项无法还上,6月份“蒸发”。

  还有启东信用联社新义分社一员工放高利贷,并给其他接高利贷者进行担保。他用贷款转高利贷,获取利息差价,但银根收紧后,还高利贷的资金链断了。该员工已于6月份辞职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启东做高利贷的额度在5000万元以上的不多,但2000万元以下的比较多,估计高利贷总额度应该在15亿元以上。利息一般月6分及以上,过了还款期,利息翻倍。比如10天期限6分的月息,如果第10天不还款,利息就要翻一倍,按照12分来算。

  这么高的利息,真是“坑爹”中的“坑爹”啊!

  庄主:小企业主

  庄址:浙江温州

  记者解读:放高利贷之前,咋就没想到这家伙会跑呢?

  悲惨指数:★★★★★

  说完了江苏,咱再来看看曾经是民营制造业之都的浙江温州。这里已成为“借贷之城”,担保公司、投资咨询公司、寄售行,甚至地下钱庄云集,仅大大小小的担保类金融机构就不下300家。

  然而,2011年8月以来,温州至少有20起以上的借贷人“跑路”事件爆发。温州小企业主资金链“崩盘”的事例越来越多,一批债主集体“失踪”。

  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被外星人五花大绑捆了去,做人体试验,可对当地人来说,已是见怪不怪。

  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2011年6月份民间借贷利率监测数据显示,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24.38%,虽然比上季度末回落0.43个百分点,但依然处于历史高位。温州人行二季度储户问卷调查显示,民间借贷意愿继一季度创出新高后,持续保持攀升势头,并首度超越其他投资方式,成为最合算的投资方式。其中,选择民间借贷的储户占到了24.5%,较上季度提高4.75个百分点,较去年同期提高11.25个百分点。看来,“高老庄”的院墙还真是越来越高了。

  庄主:钟明真

  庄址:厦门

  记者解读:没跑,还好。

  悲惨指数:★★★★

  2011年6月中旬以来,厦门融典担保有限公司涉嫌陷入数十亿元高利贷债务的传闻,在厦门本地引起了极大的关注。

  2008年9月,钟明真成立厦门融典担保有限公司,进入担保领域,大肆向民间借贷,有时由担保公司担保,有时干脆由个人担保或抵押资产。

  一位债权人对媒体表示,2009年前,他就开始接触到钟明真,将富余资金借给她,月息一般都在2分以上。“一开始她很守信,及时给付利息。但等你把更多的钱借给她后,她就开始要求你延长借期,降低利息。大家也都怕她‘崩盘’,不敢催得太急,只要她还能够正常付利息,我们也不会去报案。”

  这位债权人表示,钟明真的直接债权人估计接近百人,其中最多的一人债权就有1.8亿元之多。而有些债权人的资金又是向亲戚朋友借来的,间接的债权人更多。

  今年1月前后,厦门另一家担保公司负责人赖月香,因涉嫌诈骗和非法集资,也被立案侦查,估计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  有人就说了,这是周瑜打黄盖——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的事儿啊。还有人说了,放贷人应该是黄世仁的角色啊,可怎么就被杨白劳给坑了呢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